您所查看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圈名是乌鹡

我大儿子@喜剧铜苹果

同人的本质是自娱自乐

网易云推荐怕不是人工智障

浴室里适合听的歌:遗书

???怎么的觉得浴室是个好地点是吗?

Q:“同人创作”究竟是什么?有什么魅力?

因为他们都太好了嘛(姨母笑)


……嘛,其实说白了就是自娱自乐啦,一厢情愿地希望能有我心中的HE……什么的。

·一时兴起的沙雕短打 

·设定很完整,就差我的手机自己写正文了

·简而言之是现代背景 挖坟布x杀手帝 俩小孩都挺黑(没看出来)



        当了杀手就要做好随时被杀的心理准备,更别提作为大家族的继承人,有人下毒这种事可以称得上是家常便饭。所以尝到糖醋排骨里杏仁的苦味时帝奇连眉毛都没皱一下,只是砍人的动作更利索也更暴躁。回到布布路在坟圈子里的固定住所,帝奇满脑子只想着把嘴里那股讨人厌的味去掉,手一抖挤多了牙膏,一时间满嘴都是泡沫。

       布布路挖坟回来时就看见这幅场景。他大概能猜出是怎么一回事,却还像平常一样连铲子也不放下就笑嘻嘻地凑上去​向对方索吻。杀手在外冷硬沉默到不像活物,此时却很生动地翻了个白眼,摆摆手叫对方一边凉快去。但话说回来,布布路能这样轻易放弃就不是布布路了。在另外的某个平行时空里他可能会小心翼翼地提出询问,而这个不是什么好人的家伙则选择直接行动,掐着手腕把比自己的小男友直接按在镜子上,手指有意无意地在对方苍白的肌肤上留下一圈压痕。帝奇懒得反抗,他早已看清这家伙食肉动物的天性,猎物——尽管他不愿意这么称呼自己——反抗的越厉害兴致越高,只是有点恼火嘴里的味道还没消失。他顺理成章地打算迁怒,于是偏头把嘴里的牙膏沫吐出去,眼神很凶地吻上对方。布布路弯着眉眼笑,双手转而捧着他的头加深了这次唾液交换,毫不意外地尝到薄荷铁锈苦杏仁混合在一起的怪异味道。

       一吻终了时帝奇有些喘,但看着布布路龇牙咧嘴的样子心情好了不止一点半点,更别说苦杏仁味都被对方舔了去,他下顿都可以多吃两碗饭。另一边也心情很好,布布路刚才那副表情百分之九十是装出来的,百分之十是因为他不太喜欢帝奇现在用的薄荷味牙膏,开始后悔之前嘴欠点破对方喜欢草莓味。不过不论怎样都是他赚到,更别提帝奇嘴里还残留着一点牙膏沫,衬得舌尖颜色红得像樱桃,那种超市里的进口货,贵是贵,但好吃是真的好吃。

      ​“帝奇,晚上吃糖醋排骨怎么样?”

      “不怎么样。”

嗯嗯嗯嗯嗯嗯我过三百了!东师!有希望了!

我花了三个半小时捏的一家,没了。

模拟人生,再您妈的见。(卸载了)

联考结束束束束——!明天去看冰雪奇缘2,体会绝美社会主义姐妹情!

久等了!在零点到来之前产出的abo后续兼写手绝命挑战20热度要求的1000字短文!(虽然是2700多字)不过说起来字数应该更多,把严肃的地方好好写一下这样,但我本质是个傻白甜写手现在这样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反而最后一段的小甜饼写的很好()

不过在看之前请注意一下预警↓

本文存在:红帽子(a)x尤古卡(o)的复杂纠缠关系,大量ooc,差到一定程度的文笔(再说一遍我本质是个傻白甜写手)

如果都ok的话请!




1

“……这不过是短期标记。”蓝色眼眸的少年如此说道,声音毫无波澜。他确实已经成长了,然而不,对于他的教导者来说还远远不够。尤古卡可以轻易察觉到帝奇的一切,包括他尾音处微弱的颤抖,额角惊惶的冷汗,以及最明显的,不属于他本人的水果清香。这味道和oemga温暖甜蜜的信息素不由分说地交融纠缠,只需浅尝辄止的一个拥抱、一个亲吻,或像尤古卡曾经经历过的一样把致命的弱点暴露在他人的唇齿之下,牙齿刺破肌肤深入血肉,腥甜味道散去后便留下宣告领地的气味与结痂的咬痕。而尤古卡宁愿再经历一次濒临死亡的痛苦也不愿意被看作某人的附庸,恍惚之间他似乎有点了解圣杰曼的心思,但这点程度的共情永远无法与雷顿家族相提并论。站在尤古卡面前的是他一直以来守护和扶持着的胞弟,是雷顿家族的继承人,为了帝奇不必遭遇与他相同的耻辱,尤古卡宁愿付出一切。

“帝奇,”尤古卡听见自己说道,冷漠到近似当日在众人面前上演夺权戏码,“这是不必要的。”

2

“我要去,”布布路如此向他的队友宣布,“我要去带回帝奇——”

“你现在才说吗?”赛琳娜把摇摇欲坠的行李绑的更紧,无视另一位队友隔着面具都能看出来的退却,“上甲壳虫吧。”

所以现在吊车尾小队的三人正坐在甲壳虫上,前往囚禁公主的恶龙巢穴——依据饺子的说法。伶牙俐齿的少年与异界的来客谈笑风生,自那后就总说些令人听不懂的奇怪的话。据说在睡前故事里恶龙总莫名其妙地掳走国王的女儿,不索要赎金也不动手动脚,似乎只是为了扮演反面角色才做出这种事来。布布路相信那位理智的兄长做事绝不会毫无缘由,但缘由任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因此他现在用直觉和没来由的勇气闯进失去黑色森林的庇护后似乎变得更加危险的赏金家族的势力范围,也是为了向他敬佩的男人寻求一个答案。而布布路有预感,那答案不会多令人愉快。

3

他几乎无法呼吸。为了便利他把头发用发带挽起,它们被汗水濡湿,一绺一绺地黏在头皮上,但他现在顾不上这些。汗水像小溪一样,划过他泛起病态的嫣红的脸颊,在冰冷的岩石上积成小小的一滩。帝奇雷顿一向是不可接触的,偶尔会在他的同伴面前失态,但那也只是密友间的调笑。现在他在alpha的信息素的影响下双腿发颤,身体的某个部分怪异地流出汁液,把贴身衣物打得湿透,且有迹象向外面的衣物蔓延。他尚未成年,在铺天盖地涌来的情欲面前若没有坚定的意志支撑早已像任何一个omega一样毫无抵抗地敞开身体,而他现在也不比那好了多少。

“血汗饥渴症,这是你亲身接触过的东西。”尤古卡道,不忍被他藏进眼底无法窥探,“alpha的信息素对于你……我们来说也一样。它是毒品,甚至更残暴;即使从前从未接触,也会忍不住渴求。”

帝奇明白他的兄长想说些什么,他毫不迟疑地接受这场训练,如同之前的无数次。只是有时他会想起他有金色眼睛的爱侣,即使吐息热得灼人也小心翼翼地收敛住信息素,问他“我能亲亲你吗”。

如果是布布路的话,就能改变什么吧。在第十二天的地狱里,帝奇如此坚信着。

4

尤古卡要求与布布路进行一次单独的谈话。布布路对有些担忧的伙伴露出一个与往日无差的灿烂笑容,跟随侍者离开了候客室。出乎他意料的,尤古卡选择的谈话地点是某个大厅,四周的人被遣散,显得更为空旷。雷顿家族的掌权者就默不作声地端坐于座椅上,对年轻的男孩施以无声的压迫。

“我要把帝奇带回去。”布布路直言,毫无畏惧的金色眼眸坦然地对上那双低敛着的红色。

“带回去?作为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发问令布布路不知该如何回答。作为什么?帝奇不就是帝奇?

“你的队友?雷顿家族的继承人?”尤古卡自顾自地提出一个个可能性,“还是说,仅仅作为一个omega?”说到代表性别的那个词汇时,他抬起眼帘,目光如同利刃。

“不,我从未如此想过。”布布路从未想过自己能如此冷静。是因为他识别出那双红眼睛里的情绪了吗?尽管锐利,但却并不全是敌意,而是……更为复杂的什么东西。

“是的,你不会。”尤古卡说,神色平静到好像刚才问出那句话不是他一样。“但其他人呢?对于其他人来说,帝奇omega的身份或许是个很好利用的弱点,用来掌控雷顿家的继承人。而你——”他话锋一转,“你言之凿凿地这样说,我也不是不相信你的,可当被生理本能所控制的时候,你还能履行你的想法吗?不,到时候他就只是个omega,而你也只是个alpha;你要标记他了,而他最后一丝理智都被舍弃,像无害的家畜,温顺地在猎食者面前露出肚皮……”

布布路本该否定,可此刻他的预感成了真。尤古卡说这话的时候口气过于平淡,像个彻头彻尾的局外人;可他不是,因为他没有试图掩盖自己的味道,任可可与红茶的香味弥漫。红茶的香气非常好闻,假如它的主人和布布路并非同一性别的话。

5

如果是布布路的话,大概会很喜欢这种墓地的味道,说不定还会念叨着什么让人安心之类的。在第二十八天的地狱里,帝奇如此想着。他靠着墙壁调整呼吸,模糊的视线无意间对上墙壁上的划痕,才发觉这二十多天来除了训练本身之外想的最多的就是布布路。他也会想到他的导师,金贝克那种不屑的可笑口吻回忆起来也如此可亲;他也会想到他的朋友,饺子的油嘴滑舌此时也有一丝可爱;但他想的最多的还是布布路,他金眼睛的爱人,一个alpha,却有着清新的气味,像什么来着——

他被另一股信息素唤醒。橙子的味道骤然蔓延开来,凶狠地压过冰冷又潮湿的墓穴,把阴雨天的埋骨之地化作晴朗阳光下的郁郁葱葱。他无力起身,只能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朝他走来,旁边隐约被压得抬不起身的训练者模糊在视野的边缘,只有布布路在无光的室内都闪闪发亮。

雷顿家族不相信神的存在,自助者天助之只可用来自我安慰。帝奇是这么认为的,并且一直也这么认为。他在恍惚之中几乎把布布路认作神明,但这少年只是单膝跪下握住他无力的手,对他说:

“我能带你走吗?”

布布路瘦了一圈,眼角也有血丝,但比以前随时会担心信息素失控的状况好了不少,他现在反过来利用与生俱来的优势压制他人,像一个真正的alpha。

——才怪呢。只是个傻乎乎的、连亲吻都需要征求他同意的家伙罢了。若不是现在没有力气,帝奇简直要不符合他形象地捧腹大笑了。作为替代,帝奇很浅很浅地勾起嘴角,在因为安心昏睡过去前回答:

“随便你了,你这笨蛋。”

6

“所以那些天里,你就在我隔壁?”

“我觉得尤古卡大哥这样的话就能放心把你交给我了嘛……”

“白痴,我可不需要你保护。”

“也、也是,帝奇很强的……”←虽然这么说但是总感觉不被伴侣需要还是有点伤心的布布路

“……(抱上去了)”

“帝、帝奇!”

“干嘛。”←有点害羞想松手但果然还是不想松手一直在蹭来蹭去的帝奇

“可恶啊帝奇也太可爱了头发都蹭的乱蓬蓬的手还一直抓着我衣服虽然嘴上说着不需要我保护还是在噫呜呜噫帝奇真是太可爱了不行我不能辜负大哥的信任可是都已经交往了应该没关系吧——”没、没什么……

“……”

“……”啊糟糕心声和要说的话弄反了!

“你这家伙……”←非常害羞快要恼羞成怒的帝奇

“噫——可是帝奇是真的很可爱……不能亲亲吗?”

“……我也没说不行。”

最后还是一直亲到上课时间直到帝奇表示自己要被憋死了才分开(x)

 



虽然最近没灵感但还是又搞了 因为这个看上去很简单的样子(你他妈)

不知道大家都是为什么关注我的所以随便打了几个(我产过粮的)tag 期待有人产粮结果点进tag发现只是一个不认识的智障在自言自语的同好们很抱歉 

拜托了请别像上次一样我真的超尴尬(烟)


好的截止———


截止当天热度是22,所以——

年龄是花一样的17岁!说到17岁,前不久看到说社筑的粉丝都是jk的时候我还在笑,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就是jk(论jk和高中生(女性)的不同)

bgm的话......说实话我是那种干活干进去之后根本就注意不到在听什么歌的人x最近很喜欢的歌是why,网易云搜索排第二的那首就是啦(趁机卖安利)

至于1000字文章......啊,把说好的abo后续产完了就好了吧(烟)今天会发出来的!(别立flag啊)

ps:平常都碰不到网,今天是因为昨天晚上肠胃感冒打针打到一点今天就顺理成章在家待着了(你他妈)所以有消息可能会等好久才回复真的非常抱歉qwq

得知帝奇分化成为了omega的第二天,尤古卡就将对方接回了家中。并不是要将对方与外界隔离开来(尽管十字基地不缺乏年轻气盛的alpha);他将亲自教导未来的家主如何控制信息素、伪装性别、以及、在发情期时如何保持理智。

一个雷顿不会、也不该受控于人。



没啦(笑)从上面的预告(?)能看出来abo的后续是比较严肃的见家长环节,因此比较难写,不过更多是因为我最近没时间......所以说为什么布帝没人产粮啊!自割大腿肉很难吃的好吗!(╯‵□′)╯︵┻━┻